2022年10月03日   09 : 20 注册|登录

左定超、李文海、金李三位委员谈: 做好做优农村养老服务

编辑:河南省老龄产业协会
发布于:2021-03-10 11:20
阅读:1536

相较于城市养老,农村养老存在服务供给缺乏、基础设施不足等硬性问题,而农村老人进城养老又面临城乡生活习惯差异、家庭关系调和等软性问题。如何做优农村养老服务,让农村老人过上有品质的生活?带着这些问题,记者采访了左定超等三位全国政协委员。

加强农村养老与乡村振兴衔接

全国政协委员、贵州省政协副主席左定超长期关注农村养老问题,今年两会提交了《加强农村养老服务工作的建议》,并从加强农村养老的顶层设计、加强农村养老制度建设、提升农村养老能力和水平三个方面提出具体建议。“加强农村养老服务与乡村振兴等国家战略的衔接,依托农村优势资源,大力发展乡村养老、城乡互助养老等新型养老模式。”左定超说。

顶层设计方面,他希望按照城乡一体化要求,统筹推进农村养老服务业发展,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,列为服务业发展重要内容;把保障供养服务机构基本运转放在突出位置,确保工作人员和机构运维所需资金及时足额列入财政预算;动员社会力量关爱服务农村老人,提升农村老人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水平,确保他们遇到困难时求助有门。

制度建设方面,他提出建立普惠型基本养老服务制度,制定与人口老龄化发展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、动态调整的基本养老服务清单,明确服务的内涵外延、服务内容、服务标准、资格条件、供给方式等,逐步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养老服务;实施长期照护保险制度,建立服务项目、标准、质量评价等行业规范,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,为老年人提供长期照护服务。

左定超认为,特别是要加强农村养老服务与乡村振兴等国家战略的衔接,依托农村优势资源,大力发展乡村养老、城乡互助养老等新型模式。

在提升农村养老能力和水平方面,他建议实施特困人员供养服务机构(敬老院)改造提升工程,到2022年在每个县至少建一所以农村特困失能、残疾老年人专业照护为主的供养服务机构;实施农村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水平提升工程,完善服务标准,全面提升生活照料、应急救助救治、疾病治疗、重病看护、精神慰藉等服务水平;推动养老服务与乡村旅游融合发展,鼓励城市居民到农村养老,支持社会资本在农村兴办面向全社会的综合养老服务机构。

加快补齐农村养老短板

全国政协委员、民建天津市委会主委李文海经过长期调研,建议在“十四五”期间补齐农村养老短板。

李文海提出,要完善农村养老(集中供养+居家养老)制度体系,尽快制定完善关于农村养老的法律法规,搭建农村与城市协调发展的养老体系。

同时,政府要主导搭建阶段性农村互助养老模式。如充分利用农村剩余劳动力,倡导以老助老、乡亲互助,生活自理的农村低龄老人为高龄老人提供服务。民政等主管部门以政府公信力为基础,探索设立“时间银行”,并制定储存价格、提取价格、兑换机制等标准,构建运作保障体系。

“多渠道筹集资金,提高农村养老服务水平也很重要。”在李文海看来,要拓宽农村老人收入来源,增加他们的可支配收入;提高城市反哺农村的力度,加大转移支付力度;引导社会资金注入,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农村养老事业,实现资金来源多元化。

他建议搭建农村老人信息服务与管理平台。实行网格化管理,对在农村地区居家养老的老年人逐一登记,采集相关信息,运用“互联网+”技术,掌握老年人养老需求;建立老年人数据库及台账,为后续服务、管理、监督等奠定基础。

“我认为,要多措并举提高农村养老服务的覆盖面。”李文海说,要推进特困、失能等农村老人集中照护,实现应护尽护,并落实护理经费;对现有农村敬老院进行集中改造升级,提高服务能力和水平;根据农村养老需求,按照可覆盖范围,充分利用闲置资源,鼓励公益性社会资本进入农村养老领域,丰富服务项目。

同时,提升服务专业性,建立多元参与的农村养老服务队伍。积极引导职业院校开设养老服务相关专业,并对现有护理人员进行在岗培训和继续教育,通过建立养老服务人员职称评定体系培养高水平人才;鼓励返乡农民工充实养老服务队伍;鼓励有条件的亲属全职提供农村养老服务。

“此外,加速推进无障碍住宅设施改造。”李文海建议,针对经济困难、失能等特殊老年人家庭,由政府对其生活场所进行通行、助浴、如厕等适老化改造,把关爱服务农村老年人真正落到实处。

建议发展农村互助养老

今年两会,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李教授的关注点聚焦在农村互助养老。他表示,互助养老模式与商业养老相比具有更强的社交性,能够让农村老人在互助过程中实现邻里交往,实现精神物质双层面的满足。

通过调研,金李发现农村邻里守望传统与互助养老模式适配。“农村重视血缘、地缘和亲缘关系,居民在生产生活中的邻里交往十分密切,有着守望相助的良好传统。”金李介绍道,“农村老人对于第三方养老服务的购买欲望较低,遇到问题习惯于先求助熟人。”这使得互助养老比商业养老更契合农村老人的养老需求,在农村独具优势。

因此,他建议明确互助养老管理主体与责任划分,避免出现责任相互推诿、互助基础设施无人落实的问题。农村互助养老按村解决问题,村委会责无旁贷。应由村委会利用集体资金、村内闲置资源等,为互助养老提供最基本的硬件设施。

他认为,需设立专项资金用于奖补互助养老。应当通过国家奖补等渠道增加对农村互助养老的资金支持,为互助养老服务中心配备护理床、日常医疗设备、康复设施、文化娱乐活动设备等,满足互助养老的基础硬件条件,并对积极参与互助养老的个人及单位予以适当奖励。

金李还建议,建立志愿服务记录系统,存储志愿服务时间,等志愿者年老时,可凭志愿服务记录获得他人帮助。

(来源:中国社会报2021.3.9)